中国网络自由状况继续恶化

美国第十届网络政策大会本星期在华盛顿举行,与会的美国网络专家学者,对中国网络自由现状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和建议。

由因特网教育基金会主办的第十届“因特网现状”美国网络政策大会 (State of the Net 2014) 是在华盛顿的新闻博物馆举行的。美国商务部部长潘妮•普利兹克(Penny Pritzker),参议员约翰•图恩(John Thune),兰德•保罗(Rand paul),众议员鲍勃•古德拉特(Bob Goodlatte),司法部助理总检察长米斯利•拉曼(Mythili Raman),以及Dropbox公司创始人德魯•休斯頓(Drew Houston)等政界领袖、政府官员、业界精英和专家学者出席了这次会议。

参议员约翰•图恩在发言时特别提到中国的互联网管制政策,以及他对网络巴尔干化的担忧。

他说:“像中国、巴西这样的国家,甚至我们在欧洲的盟国,也开始逐渐考虑实施限制、阻挠、冷待美国网络服务和产品的政策了。就像我们一直与对美国生产和出口相关的贸易保护主义作斗争一样。我们现在需要确保的是,这种网络保护主义不会将英特网巴尔干化。否则,我们将面临着造成部分地区与外部世界网络隔离的危险,并且使得很多人成为二等网民,从而不能充分有效地利用英特网上的资源。”

脸书、推特、YouTube等美国知名社交媒体和视频网站至今仍无法进入中国,取而代之的是它们同类网络产品的中国版,比如人人网,新浪微薄,优酷土豆等等。美国非盈利组织科技自由的主席贝林•索卡(Berin Szoka)说,这有着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的原因。

索卡说:“这一方面是中国政府对本土互联网企业的保护,另一方面又使得这些企业像侍女一样遵守政府的审查制度。所以说,这是一种交换条件。那些企业能够得到政府保证的市场占有率,但作为交换,他们需要执行外国企业所不愿参与的政治审查和监控。”

米尔顿•米勒(Milton Mueller)是雪城大学信息研究学院的教授。他指出,普通的中国民众或许意识不到审查制度对他们的影响。他说:“我怀疑很多中国的普通民众,并不知道他们失去了什么。所以,审查制度最让人沮丧的是它往往是可以起作用的,尤其是让不懂英语的大量民众生活在黑暗与无知中。对于一个信息社会来说,这会大大影响中国的进步和发展。”

最近,中国政府进一步收紧对互联网和大众传媒的控制和管理,要求个人上传的在线视频实行实名登记和内容审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的补充通知》,并称发布该文件是为了防止内容低俗、格调低下、渲染暴力色情的网络视听节目对社会产生不良影响。

乔治梅森大学工程系教授布雷特•柏林(Brett Berlin)认为,很明显这些条款是为了加强对网络言论的控制。他说:“对于任何旁观者来说,这很明显不是因为黄色和暴力内容,而是为了进一步限制公民在网络上的言论自由。在美国,我们有关于针对儿童色情的法律,而且司法系统会仔细、严格地检查这类内容。但是政府没有权利做决定,因为我们有言论自由。”

而米勒则认为,实名制是一个监控政策,以便于政府打压异议人士。他说:“这实际上是一个监控政策,强迫大家实名登记,你就知道他们的身份了。也就是说,如果他们发布了你不喜欢的东西,你可以查出来,并且惩罚他们。”

米勒还说,中国的网络自由度在进一步恶化。“从我看到的信息来说,这个情况在恶化。在中国的社交媒体网站上有越来越多系统性的压制,而且政府找到了很多有影响的微博大户。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受到威胁,但至少他们被警告不要传播谣言。这就意味着他们拿一些意见领袖开刀,杀鸡吓猴,而且这种方法似乎起到了作用,我感觉微博已经不如以前那么有活力了。”

柏林认为这一情况不会好转,除非政府意识到对网络自由的限制影响到了自己的利益。他说:“有一种情况下对网络自由的管制会放宽,那就是统治阶级意识到改变政策能够带来利益。比如说,近年来中国的经济和贸易的开放,并不是因为自由,而是因为这对中国在世界所处的位置非常重要。所以我认为可能发生的事情是,当网络审查制度给中国的经济发展拖后腿时,政府才会意识到需要有所改变,因为如果中国的英特网在管制下变得与世隔绝,那么这也将影响中国经济在世界的竞争力。”

索卡认为,对于中国面临的网络自由现状,美国还可以起到更积极的作用。“首先,美国应该以身作则。目前美国关于加强网络监管的打算最糟糕的一点就是使得其他国家有了使网络审查和管制正当化的借口。其次,美国应该提供更多突破封锁技术的工具,但现在对于这些技术的出口还有很多限制。”

而米勒认为,要让中国的网络自由化,其改革力量必须来自内部。“这必须依靠本土的、来自中国内部的改革者,来推动和争取更多的开放度,包括经济和政策上的自由。政治改革必须是来中国内部,如果来自外部只会适得其反。当然,我们从外部可以提供更多的支持,当他们逮捕某些异议人士时,我们可以发出声音,或者是给他们提供一些翻墙工具。但要真正做到结构性的改革,仍然必须要有来自大众和政府精英阶层的支持。”

Advertisements

美国成立“十万强基金会”支持留学中国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1月24日下午在国务院宣布成立“十万强基金会”, 为有意前往中国留学的美国学生提供更多的机会与经济支持,并进一步推动与发展美中战略关系。

希拉里・克林顿说:

“我们将目光对准了学生交流这个项目,因为我们坚信我们两国的未来就在年轻人手上,我们双方在加强交流、增进理解和互信方面做得越多,我们的双边关系就会越好,我们各自国家的未来也会更好。”

美国留学生安居礼说:

“我在中国待了6个月,对中国文化和生活有了更多的了解,这是很棒的经历,毕业以后我还想再回中国。”

“十万强计划”的目标是在2010至2014年期间向中国派送10万名留学生,包括来自不同家庭和社会背景的高中、大学以及研究生院的学生。此次成立的“十万强基金会”将是一个独立的非政府机构,并将落户于华盛顿的美利坚大学校园内,而基金会的资金来源主要是企业、民间机构以及慈善家。万向美国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万向美国公司的项目经理丹尼・李说:

“万向一共投入了75万美元,这是去年的项目。今年我们预计有5个项目,人数会增加到120人。总的投入,美国和中国加在一起,大概是150万美元左右。”

“十万强计划” 最早是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年11月访问中国期间宣布的,国务卿克林顿2010年启动了这项计划,目的在于加深美中在教育、科技和体育等领域的互动合作,增进两国年轻一代的相互了解。中国政府对该项计划也大为支持。

中国驻美大使张业遂说:

“中国政府将为留学中国的美国学生每年提供1万份奖学金。”

然而,目前在美学习的中国学生人数仍然远远多于在华学习的美国学生人数。
张业遂说:

“现在有19万中国学生在美国留学,而美国只有2万4千学生在中国留学,英语是中国的第一大外语,中国大概有3亿人学习英语,这几乎是美国全国的人口。”

“十万强基金会”的成立也意味着原本四年的“十万强计划”将扩展成一项常期的交流计划。

纪录片《为西藏斗争》揭露西藏水资源背后的经济利益

一部讲述西藏问题的纪录片《为西藏斗争》正在海外藏人社区中巡回放映。

纪录片《为西藏斗争》(英文片名为 Struggle for Tibet) 刚刚在华盛顿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进行了小范围放映。该片不仅反映了藏民族在文化与宗教传承方面所面临的种种困难,还揭露了中国政府对西藏水资源的开采利用背后的经济利益。

该纪录片介绍,中国政府近年来大肆开发西藏的水资源,在流入南亚和东南亚的河流上游修建水坝,为高度工业化的地区和大城市提供电力和饮用水。目前全世界的大坝有一半建在中国,而其中大部分都在西藏。这既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又严重影响了下游国家的用水问题。一位水利问题专家影片中称,如果这一问题不予解决,甚至会引起战争。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副主任仁青塔西在看完影片后说: “你要照顾到青藏高原本身的生态,你还要考虑到周边的那些国家,比如东南亚,还有南亚的国家,还有这样做能不能给中国带来好处?刚才咱们在片子里看到,有些洪水,地震,都和做大坝,不合理的水资源利用有关。”

不久前,美国国会举行了“水资源潜在的地缘政治威胁”听证,重点讨论了中国与周边国家争夺水资源的问题。有专家指出,虽然世界上有许多共享水资源的协议,但中国不愿意与其他国家进行协商。

马泰奥认为中国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的做法只是顾及了眼前的利益,并没有做长远的考虑。

马泰奥说:“他们想通过强制实施一些规则来向其他国家展示自己更强大,对他们来说,这也是为了赢得自己国家人民的支持。但他们并不从长远考虑,而只考虑短期的利益。比如,你能创造更多的就业,你有更多的资源,你有更多的饮用水可以提供给北京,上海,让那里的人更高兴。但如果你是一个有责任感的政府,你也得考虑,你的政策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所以,如果有的国家的人民会因为你的政策而遭殃,并有可能与你发生冲突,你应该尽量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

马泰奥·梅卡奇是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的主席。他指出,除了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之外,西藏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藏文化的传承。

马泰奥说:“西藏人在艰难地生存着,他们在努力保留自己的文化,自己的传统,以及避免被其他民族同化。”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副主任仁青塔西认为,中国政府在西藏实施的汉化教育对年轻一代产生了极大影响。

仁青塔西说:“大部分的学校在西藏使用中文、汉语,所以西藏自己的藏文化,还有藏语,慢慢地,好多年轻人都不会讲了。再一个呢,中国政府和学校里,经常在上课时说你们藏人是怎么怎么落后,就这样的话,这些学生和年轻人的心里自然产生一种自卑感。所以,他们也想,我们这样做,确实有点,怎么说呢,不想做这种人了。”

仁青塔西对藏文化的传承表示担忧,他说汉化教育的影响一直延续到校园之外。

仁青塔西说:“比如说,你是大专或者大学毕业了,回到家乡,在那儿,99%是藏人,但你要找工作,你必须要懂汉语,如果你不懂汉语,或者汉文水平比较差,人家就叫你是没文化,藏文再好也是没文化的人。这样一来,一个民族就在灭亡,这就是比较大的一个问题。”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主席马泰奥则认为,中国政府的同化政策最终并不会成功。

马泰奥说:“在这样一个多民族共存的大环境下,有汉人、藏族人、维族人,还有其他少数民族,你必须得让各个民族能够按照自己的传统生活。通过同化来达到建立一个民族国家的方法从来没有在任何国家成功过。前苏联尝试过,其他国家也尝试过,但最终都没有用。也许这种情况可以保持十年,二十年,或者一个世纪,但是最终这些人的民族本性又会重新出现。”

这部影片显示,西藏正处于挣扎之中,国际声援西藏运动领导人表示,他们希望通过各种不同方式,唤起更多的人来关心西藏,争取改变西藏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