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麻合法化的博弈(下)

距离首都华盛顿特区,阿拉斯加州,俄勒冈州和佛罗里达州将在11月4日的选举日就大麻合法化进行投票只有几天时间了。而支持和反对大麻合法化的运动则进入了白热化的冲刺阶段。

这无关公民权利,这不是机会平等;
我们陷入了一场,针对黑人的战争,
它没有刀光剑影,也没有枪炮轰鸣,
而用狡黠的话语,欺骗我们的感情。
若不晓事实真相,代价将会是生命。
人们太单纯天真,轻易就相信媒体,
他们借种族歧视,让大家不容置疑。
可我们被蒙骗了,不明白醉翁之意,
让娱乐大麻合法,纯粹是商业利益。
要超过帝国微软,造更多百万富翁,
但我却笑不出来,因为这并不滑稽,
是我亲爱的人民,成了它的牺牲品。

This is not about civil rights or equal opportunities;
instead what we are in is a fight, targeting black communities,
not a war with guns and knifes,
but with strategic words steal the cost of our lives,
if the words of the truth not heard.
They say it’s about discrimination,
so their plan is untouchable;
well I say it’s an indication
that some people are gullible,
being deceived to believe,
what the media breed.
But we are duped,
nobody is legalizing weed to keep our men from the coup;
their whole agenda is money,
to make more millionaires than Microsoft.
Well I’m not laughing, cuz it’s not funny,
it’s my people that will pay the cost.

这是华盛顿特区反对大麻合法化运动发起人威尔•琼斯原创的一段说唱歌词,他想通过音乐和节奏来让更多民众了解自己所坚持的理念,对大麻合法化说不。而与此同时,在华盛顿支持大麻合法化运动的办公室里,主席亚当•艾丁格则在准备宣传材料。他派遣了志愿者们去不同的街区粘贴海报宣传,号召民众11月4日投赞成票;支持大麻合法化运动的两个口号分别是“投票重新调整警察资源”和“合法化结束歧视”。

大麻合法化与种族主义

艾丁格介绍说,大麻(Marijuana)最初是一个来自墨西哥的外来词,并被赋予了种族主义色彩。

艾丁格说:“人们说,大麻使得黑人男性和白人女性做爱,这是1930年代人们用来鼓吹禁止大麻的一个理由。”

艾丁格说,在30年代美国禁止异族通婚,而这种说法正是利用当时美国社会普遍的种族主义情绪来达到禁止大麻的目的,著名的种族主义团体3K党也是倡导禁止大麻使用的。

尽管如此,大麻仍然在美国流行了起来,并从拉丁裔和非裔社区逐渐进入主流社会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47%的美国人承认他们曾经尝试过食用大麻。霍华德大学医学院教授威廉 •劳森说,当代年轻人中大麻的使用比例远高于他们的前辈们。

威廉 •劳森 霍华德大学医学院教授说:“50年代时,只有不到5%的美国人抽过大麻,等到了70,80年代就已经上升到33%了。婴儿潮一代大概60%~70%的人曾食用过大麻,而如果你看现在的年轻人,可能70%~80%的人一生中将会至少尝试一次大麻。”

药品政策联盟政策经理的伯内特博士说,如今大麻已经不再是一个种族主义词汇,但同样是大麻使用者,黑人和白人受到的待遇却大相径庭。

马利克•伯内特 药品政策联盟政策经理说:“2010年,华盛顿特区遭到逮捕的大麻使用者中,非裔美国人占了91%的比例,但如果你看大麻使用者的统计数据,你会发现各个族裔大麻使用者的比例几乎是相同的。所以在涉及大麻的执法上,绝对有种族差异的情况存在。”

伯内特说,如果大麻合法化,那么之前因为大麻进监狱的非裔美国青年,将不会带着犯罪记录回到社会,这样也会有利于他们在找工作得到更公平的待遇。然而,琼斯认为,对不同族裔大麻使用者的差别对待只是种族主义的表现形式,大麻合法化并不能解决种族歧视问题。

威尔•琼斯说:“和使用大麻相比,种族歧视是一个更根深蒂固的问题,如果说仅仅让大麻合法化就能消除种族歧视,在我看来,这是一种非常天真的说法。”

大麻合法化与经济利益

伯内特认为,大麻合法化的另一个正面效果,就是该产业将给华盛顿特区政府带来的税收。

药品政策联盟政策经理马利克•伯内特说:“如果我们能够让大麻合法化,对其交易征税的话,我们不仅能够省掉政府每年用于大麻执法的2600万美元的浪费,而且还可能得到每年800到1000万美元的税收收入。这样一来,政府还可以拿这些资金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社区。”

但琼斯对此保持怀疑态度,华盛顿特区一半以上人口都是非裔居民,琼斯认为把大麻合法化和种族问题联系在一起只是为了得到黑人选民的支持。

威尔•琼斯说:“像大麻这样新的行业,将会有很多资金涌入。但是这些行业的根本目的都是盈利,去挣更多的钱,而不是去帮助社区,关照青少年和儿童,所以我不认为大麻行业会有所不同,突然变得很有人文关怀。”

琼斯补充说,作为美国首都的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对全国大麻合法化运动有着风向标的作用,因此有很多外州的利益团体在想方设法推动华盛顿大麻的合法化。

琼斯说:“如果华盛顿特区合法化了,那么其他州也会效仿,通过同样的法律,因此这里是个兵家必争之地。”

琼斯承认,按照目前的民意调查,华盛顿特区几乎每三个人里有两个都支持大麻合法化。但他仍然有一线希望,那就是国会可以否决这一法案的通过。

大麻合法化与国会否决权

依据美国宪法第一章,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最高权威机构为美国国会,通过华盛顿市政府实施市政治理,因此国会有权否決地方立法。伯内特博士希望国会能够尊重民意。

伯内特说:“你知道的,在美国我们相信民主,如果11月份选民们决定要通过大麻合法化的法律,那么国会若要将其推翻将会是很虚伪的。但由特区的法律,他们是有机会干预的,所以我们很期待会发生什么。”

艾丁格已经做好了应对国会翻案的准备,而他的灵感来自香港占中运动。

艾丁格说:“如果他们(国会)真的这么做(推翻投票通过的大麻合法化法案),那么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抗议,像占领中环一样,去占领国会山。当然,我希望我们不用这么做,但是我们现在正在讨论这件事,因为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是认真的!”

Advertisements

美国大麻合法化的博弈(上)

香港艺人房祖名与台湾艺人柯震东涉嫌吸毒案引发很多人对大麻的关注和讨论,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阿拉斯加州,俄勒冈州和佛罗里达州将在11月4日的选举日就大麻合法化进行投票。然而,大麻合法化仍然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议题,尽管有很多人支持,但也有很多反对的声音。

大麻vs酒精vs香烟

今年7月,华盛顿特区通过了大麻去刑事化的法律条款,不再将吸食和持有少量大麻(1盎司以下)作为一项罪状来处罚。

华盛顿特区大麻合法化运动主席亚当•艾丁格(Adam Eidinger)正在自家后院里抽大麻。“有什么感觉?舒畅,敏锐,我感觉今天早上让我苦恼的事情已经不再让我感到一丝烦恼了,之前有的压力也都没了。”

根据现行法律,个人在华盛顿特区持有1盎司以下大麻只会得到25美元罚单和没收大麻的处罚,不再被捕入狱 。为了支持大麻合法化运动,艾丁格自己捐赠了3万美元,并把自家的客厅改造成华盛顿特区大麻合法化运动的办公室。艾丁格说,自己患有关节炎,而食用大麻能够有效减轻自己身体的疼痛;并且与酒精相比,大麻的危害要小得多。

艾丁格说,“我们知道,大麻会弱化人们的攻击性,会降低人们行使暴力和疯狂行为的冲动,和酒后驾车相比,使用大麻的人们发生交通事故的可能性要小得多。而酒精则会让人变得暴力,有很多家庭暴力行为都是酗酒造成的。”

根据联邦《药物、毒物及受控物质法》,大麻与海洛因,LSD(麦角酰二乙胺)等同属于最严重的一级管制药品(Schedule 1 Substance),而可卡因,冰毒则属于二级管制药品。美国药品政策联盟的政策经理马利克•伯内特博士(Malik Burnett)认为,将大麻与海洛因划为同一类很不科学。

药品政策联盟政策经理马利克•伯内特说,“把大麻列为一级管制药物是完全不合理的,一级管制药物是有高度上瘾风险并毫无医疗作用的,但现在有大量研究证明大麻是有医疗效果的。21个州已经修订了法律,使医用大麻合法化,这是一个全国性的运动,我们也希望最终能够修改联邦法律,因为目前现有的政策很陈旧,而且与科学不符。”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支持大麻合法化。霍华德大学医学院教授威廉 •劳森(William B. Lawson)专门从事与酒精和大麻上瘾相关的研究。他说,大麻的确能让人产生愉悦感(Euphoria),放松并减轻压力,因此它被用来娱乐,或是当作镇痛剂使用。但大麻仍然有副作用,而且可能产生的效果与使用的剂量相关。“大麻的确会让人变得容易分心,无法集中注意力,所以如果有人在过度使用大麻后驾驶汽车,将会有危险。另外,有小一部分人会食用大麻上瘾,他们无法停止服用,从而影响正常活动。此外,还有一小部分人会因长期吸食大麻而引发精神疾病。”

大麻管制与青少年

根据全国药物滥用研究所的研究报告,大麻的食用者中有9%会上瘾,这一比例在青少年中上升到近17%,而每天食用大麻者中,25%~50%会上瘾。此外一项新西兰的研究报告表示,过度使用大麻会使青少年的智力水平下降8点。

威尔•琼斯(Will Jones III)是华盛顿特区反对大麻合法化运动的发起人,他将反对大麻合法化运动起名为“两个足矣”,意在强调有香烟和酒精就足够了,不需要第三种让人上瘾的药物。琼斯曾亲眼目睹大麻对年轻人的消极影响。他说,“我以前有位小伙伴,因为抽大麻,完全毁掉了自己的教育和职业前途。他没有上大学,而且我可以说,他失去了生活的动力。”

艾丁格有一个10岁的女儿,因此他将自己的大麻锁在铁盒子里以防女儿误食。艾丁格说,大麻合法化,有利于加强管理,从而可以降低人们从非法渠道获得大麻的风险。

艾丁格说,“我19岁上大学时,有人给了我一支大麻,但后来我们才发现这支大麻里掺杂了别的东西,里面有PCP(天使粉),一种非常强烈的化学药物。有人把PCP添加到了大麻里,但是没有告诉我们。所以如果大麻合法化,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发生的;相反,如果大麻不合法,会更加危险。”

伯内特博士说,大麻合法化更有利于监督管理,减少非法市场交易的风险。“非法市场会崩溃,人们会去正规的商店,光明正大地购买大麻,那么他们就不再需要到某个小巷子里找毒贩买大麻了,这种买卖会消失,而毒贩也无法和正规商店竞争了。”

但琼斯说,他并不认为大麻管制能够真正起到作用,就好像对香烟和酒精的管制并没有阻止未成年人吸烟和酗酒一样。大麻合法化反而使得未成年人更多地使用大麻。“科罗拉多州应该对大麻有所管制,但是2014年才过一半,已经有超过之前一倍的儿童因为摄入大麻引起的药物中毒而被送到急诊室。”

劳森教授解释说,大麻合法化会有一种象征作用,使得孩子们更有可能食用它。“如果大麻在人们心目中建立一个比较安全且容易获取的印象,那就意味着孩子们也更有可能会接触它。”

大麻合法化与去刑事化

目前,科罗拉多州和华盛顿州已经通过了大麻合法化的法律,华盛顿特区和17个州通过了大麻去刑事化的法律,此外,华盛顿特区和23个州通过了医用大麻合法化的法律。在今年11月4日的选举日,华盛顿特区,俄勒冈州和阿拉斯加州都要就大麻合法化进行投票,佛罗里达州和关岛则要对医疗大麻合法化进行投票。劳森教授说,现阶段关于大麻的研究还很有限,是否要合法化还有待商榷,不宜操之过急。

霍华德大学医学院教授威廉 •劳森说,“我欢迎大麻去刑事化,但另一方面,我认为有足够的证据表明,食用大麻并不是像喝碳酸饮料或者吃糖果那样。它仍然有很大的风险,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所以我希望,对于获取大麻的渠道,要增加严格限制。”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民调显示,65%的华盛顿居民对大麻合法化持支持态度。而大麻爱好者奥兰多•洛佩兹(Orlando Lopez)表示,即使大麻合法化,短时间也很难改变雇主和亲友对大麻使用者的负面看法。“我这辈子一直都是偷偷摸摸地抽大麻,像搞秘密地下活动一样,不让其他人看到。不管是什么时候,还是保持低调比较好。”